年味漸濃,你還記得那些年趕過的“過年場”嗎?

2018-02-11 15:34:44    作者:何曼

“二十三,糖瓜粘; 二十四,掃房子;二十五,磨豆腐;二十六,去割肉;二十七,宰年雞;二十八,把面發;二十九,蒸饅頭;三十晚上熬一宿,大年初一扭一扭, 除夕的餃子年年有。”這個歌謠,大家肯定都聽過。年,可謂中國人最盛大的節日。進了臘月,年味越來越濃,我們這里的人,過年要殺年豬、“磨豆腐”、“推米粉”、“擦酥食兒”、“團米花”、“舂米子”,還有一項活動必不可少——趕“過年場”平日里趕集是以一個人為單位,但“過年場”不一樣,以家庭為單位,熱鬧程度可見一斑。

趕“過年場”的熱情最盛莫過于小時候,那時候汽車還未曾普及,說“交通基本靠走”一點兒也不夸張,從村里到集鎮中心,來回幾個小時,但這絲毫不影響小孩子們對“過年場”的向往,無論天晴落雨,只要大人們允許,必定興然前往。

到了集鎮上,那才叫一個鬧熱,討價還價的、叫賣的各種吆喝聲不絕于耳。五米不到的幾條街上,人潮涌動、摩肩接踵,都忙著給自家置辦年貨,擠是真的擠,但都樂在其中。人們仿若達成了隱性共識一般——如果“過年場”都不擠了,那說明年味是真的淡了。

趕集的孩子們和大人們各有所想,使得年味更濃。小孩們熱衷的是好吃的、好玩的,是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的樂趣,是只要條件允許,爸爸媽媽必定有求必應這一特定時段的特定權利;而大人們考慮的是置辦年貨,如何挑選春聯、年畫、燈籠、彩燈等等,把家里裝點的熱鬧些;采購各種新鮮時蔬、食材,把年夜飯弄得豐盛一些。

趕“過年場”有一件事是必不可少的,那就是“吃少午”(意即下午兩三點鐘的時候,去吃各種美食、小吃),小孩子們最喜歡“絲娃娃”、“油糍粑”、米豆腐、梭梭、炒米粉、炸洋芋之類的小吃;而大人們總是念著熱氣騰騰的羊肉湯鍋、羊肉粉、牛肉湯鍋、牛肉粉、菜腐稀飯等等,又頂餓又解饞,吃完才有力氣繼續掃年貨和趕路回家。

一天下來,每個家庭基本都滿載而歸,到四五點的時候,一家人背著裝得滿滿的背簍,提溜著大包小包的年貨,心滿意足踏上歸途,這一年的最后一個“過年場”才算是告一段落。

時光悄然往前,社會不斷變遷,我們慢慢長大,有的東西始終是不一樣了,譬如現在再趕“過年場”,心境較之小時候,畢竟不同。但慶幸,“過年場”的習俗還在延續,我們的情懷還有可寄托之處。

你還記得那些年你趕過的“過年場嗎?你懷念的是“過年場”上吃的?玩兒的?還是“過年場”上的年味呢?(何曼)


李宗瑞磁力